A-A+

「网上配资」没钱买饲料饿死猪 *ST雏鹰跌破面值提示退市风险

2019-11-24 股票公司 评论 阅读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页头部广告位

接连发生“欠债肉偿”、“巨亏38亿把猪饿死”,在A股消费市场早已出名的*ST雏鹰提示了退市可能性。

  7月18日晚上,*ST雏鹰新闻稿称,股票已倒数10个收市(7月5日-18日)收盘均低于公司股票面额(即1元)。如果倒数20个收市(不包含停牌日)的收盘均低于1元,股票将被终止香港交易所。

  *ST雏鹰始创于1988年,2010年9月香港交易所,被业内称为“我国养牛第一股”。其架构的业务包括生猪养殖业、物资商业贸易、网络三大板块。2018年11月,*ST雏鹰发行的“18雏鹰农牧SCP001”未能满员偿付构成实质上违约。这犹如推倒了多米诺骨牌,目前为止*ST雏鹰已陷入多重困局。

  股票价格“跌破面额”

  *ST雏鹰指出,根据《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司股票香港交易所交易规则》的有关明确规定,股票可能将被终止香港交易所。

 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明确规定,倒数20个收市(不含股票全天停牌的收市)的每日公司股票收盘均低于公司股票面额,深圳证券交易所无权决定终止股票香港交易所买卖。公司表示,公司监事会大力支持并紧密关注具体情况。截至目前为止,公司制造经营管理长时间开展。公司董事局准备与相关债务人大力推动负债重整相关事宜,希望解决公司债务难题。

  4月25日,*ST雏鹰因2018年报告书“非标”被实行退市可能性警示。随后,公司股价18个收市 网上配资17个跌停,股票价格一路下跌至0.95元/股,并仍然在1元/股邻近徘徊。

  7月5日以来,*ST雏鹰股票价格倒数10个收市低于1元。7月18日,公司股票价格下跌1.06%,收于0.93元/股。*ST雏鹰后续10个收市的消费市场表现受到水平关注。

  在退市体制实施日益严苛的历史背景下,A股消费市场“仙股”和“准仙股”大大出现,更加多个股面临“跌破 网上配资面额”退市的可能性。

  2018年12月,中弘股份成为A股首批“跌破面额”退市的公司。去年6月,*ST华业因倒数14个收市股票价格低于1元/股,相距退市仅“一步之遥”。6月27日,*ST华业股票价格新的站上1元/股;7月18日,公司股票价格收于1.02元/股。

  横琴自由软件基金会总监经济学者杨埃罗认为,A股消费市场更加提倡商业价值融资,基本面好的公司股票受到追捧,绩差股更加政治化。随着退市体制的严苛实施和注册制的推行,绩差股被消费市场抛弃是必然趋势。在此之前早已出现中弘股份“跌破面额”退市的个案,“仙股”将更为大失所望。

  深陷负债违约困境

  2018年11月,*ST雏鹰因A股首例“欠债肉偿”引发消费市场关注。2018年11月6日,*ST雏鹰发行的“18雏鹰农牧SCP001”违约,应偿总金额共计5.28亿元。

  随后,公司向投资人提出两种解决办法。其中一个计划为使用库存偿付部份经费,包括月饼续作、牛肉续作、葡萄酒续作等。这被消费市场民众称为A股公司的违约“肉偿”暴力事件。

  公司2018年11月8日新闻稿,方案对公司原有负债变更支付方法,利息主要以货币资金方法延期支付,贷款部份主要以公司牛肉、生态环境肉月饼等的产品支付。公司已与小部份债务人达成可行性意愿,涉及总金额总额2.71亿元。

  然而,这只是*ST雏鹰负债违约之路的开始。2018年12月,“18雏鹰农牧SCP002”违约,不能如期偿付,总金额共计10.55亿元。6月27日,*ST雏鹰新闻稿称,2014年发行的总值8亿元的“14雏鹰债”月底6月26年份满。因公司倒闭艰难,难以偿还。截至2019年季度末,*ST雏鹰净资产196.4亿元,总负债182亿元,资产负债率超过92.68%。

  除了票据频密违约,公司股权、具体控制人侯建芳深陷公司股票质押纷争。2019年2月22日,侯建芳质押于中投股票的24924万股(含补充质押)股票构成违约。中投股票就上述股权质押违约状况对其提起民事诉讼。事实上,早在2018年7月,侯建芳质押于富邦建投的4573万股公司股票即已构成违约,中信建投证券一并上述股权中的1524.54万股公司股票执行平仓操作。截至目前为止,公司实控人侯建芳所持公司40.2%股权已全部被多轮轮候冻结。

  此外,公司常务董事、副总裁李花质押给国都证券的股权触及平仓线。去年3月6日,公司公告称,李花质押于国都证券的股权触及平仓线,持有的10万股股票月底3月4日被平仓处理, 网上配资成交均价为2.49元/股。

  “成也滚轮,败也滚轮”

  “肉偿暴力事件”发生两个多月后,*ST雏鹰因营业额巨亏,引发“没钱买肉类饿死猪”的质疑。

  1月30日晚,*ST雏鹰大幅度下修2018年本年度营业额预告,预定2018年归母销售收入亏蚀29亿-33亿元。在此之前,公司在2018年三季报中预定,2018年公司销售收入亏蚀15亿-17亿元。

  对于2018年巨额亏蚀的因素,*ST雏鹰的解释是,经营管理营业额下滑、信誉减值准备及资本减值准备等环境因素,并在新闻稿中提到“由于资金紧张,肉类供给不第一时间,公司生猪养殖业发病率高于预想。”

  2018年6月开始,公司出现经费生产力紧绷,对经营管理营业额造成较小负面影响。且第一季度生猪消费市场受西非狂犬病负面影响,销售价格低于预想。公司较上 网上配资次营业额预报减少了3.91亿元收益。

  资本减值各个方面,公司指出,由于2018年初公司生猪养殖业生产成本高于生猪销售价格,公司拟对2018年初存栏的生猪及库存商品计提库存跌价准备。公司对各项融资进行计提资本减值准备。前述两项资本减值准备,分别导致公司收益较上次营业额预报减少约3.84亿元、3.46亿元。

  1月31日,深圳证券交易所向公司发出关注函,要求说明卖出生猪售价大幅度下滑、集中计提各类资本减值准备的因素和正当性,并说明是否存在营业额“洗大澡”的情况。

  4月25日,*ST雏鹰披露的2018年报告书显示,其2018年营业收入为35.56亿元,上年下降37.60%;归母销售收入亏蚀38.64亿元,上年下降8650.78%。2019年季度,*ST雏鹰继续亏蚀,实现营业收入3.96亿元,上年下降65.10%;归母销售收入亏蚀11.03亿元,上年下降977.53%。

  *ST雏鹰今天深陷负债困局,也许和公司近年的经营方式及乘机扩张有关。*ST雏鹰通过成立新融畜牧电子商务的平台、在国际金融各个领域格局产业基金、参与金融机构股权改制以构建全产业格局 网上配资,并称之为“产融结合”。此后,*ST雏鹰试图收购多家公司,导致投入大量经费。*ST雏鹰副董事长侯建芳昨日接受新闻媒体采访时表示,“冲动扩张肯定是毫无说的,自己显然太过分自信了。我这30年成也滚轮,败也滚轮。”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页头部广告位
标签:

条留言  

给我留言